打印页面

首页 > 新闻株洲公益 老株洲邀谈65年变迁 老人按捺不住再次回株

老株洲邀谈65年变迁 老人按捺不住再次回株

当年的警报台现在在哪?绸布店还在吗?

老人上次留下的疑问这次都得到了解答

昨天,吕盈泉(左)紧紧握住仇民主的手,两人一起聊株洲变迁 记者 谢慧 摄

昨天,吕盈泉(左)紧紧握住仇民主的手,两人一起聊株洲变迁 记者 谢慧 摄

株洲网讯(记者成姣兰)12月3日,本报以《最早抵株南下干部重回第二故乡》为题,报道了吕盈泉重回株洲,寻访65年前株洲印记和同事的故事。然而,株洲过去的印记所剩不多,一同南下的同事们先后逝世,老人带着一些遗憾,离开了株洲。

不少市民看到此报道后,先后拨打本报热线电话28829110,希望跟老人聊聊株洲这些年的变化。其中,和怡茶行老板也打来了电话,邀请老人回解放街坐坐。

昨日,老人再次回株,在和怡茶行与茶行老板、政协文史研究员仇民主共话株洲65年变迁。

弄清了解放街新旧建筑的位置,老人拍手称好,称找到了对的人

听说老株洲邀请他回来,82岁的吕盈泉不顾天气寒冷,大清早从长沙赶到株洲。

一见面,吕盈泉就拉着仇民主念叨起了从前的株洲。老人说,以前没事的时候,就会跑到警报台看火车,警报台现在在哪?仇民主指着株洲市一中旁的房子:就是那。

解放街的绸布店叫什么名字,现在还有吗?仇民主告诉他,叫协丰长绸缎庄,1963年被大火烧了一次,现在已经拆了。

仇民主准确地描述了解放街新旧建筑的位置,老人拍手称好,称找到了对的人。

仇民主1951年在解放街出生,对解放街很了解。他说,那时的解放街,是一条集各色美食于一体的美食街。

说到吃,吕盈泉笑出声来。他说,刚南下到株洲那会,有一餐食堂吃苦瓜,所有人吃到嘴巴里全吐出来了。“在山西没有这个菜,当时想以后怎么办。”吕盈泉说,当时在吃的问题上闹过很多笑话,不过逐渐地,解放街的各色美食征服了他。

仇民主还告诉老人,老的解放街是在2003年旧城改造时拆的,之后开发为美食一条街,不过,美食街没办起来,却逐渐演化成以茶行为主的文化街。

和怡茶行老板彭建红也是一名老株洲,她说,2007年到解放街开茶行,看中的就是解放街厚重的文化氛围。她给老人详细讲述了解放街如何从美食街变成茶行一条街的变迁,老人感慨没有白来。

待来年天气回暖定再来株洲,和在世的南下干部说说话

“区委书记刘真志、区长胡维新、组织委员李治华、宣传委员李守绪……”虽然时隔65年,第一批南下株洲的人员名字和职务,吕盈泉依旧记得十分清楚。

看到晚报整版关于最早抵株南下干部的报道,老人很是开心。“如果老同志看到报纸会说,老吕还在哦。”第一批到达株洲的人员名单,在相关的档案里并没有完整记录,他希望有人能还原这段历史。

听说仇民主是从事文史研究的,南下干部怎么进入株洲、怎么接管政权、怎么剿匪安定人心,老人将建国初期株洲的相关历史讲述了一遍。同时,仇民主还将老人写的南下回忆录、南下欢送照片、株洲纪念照片和各色勋章等资料复制收集起来。“这是很好的史实材料,是我们的珍宝。”

此前,受吕盈泉委托,本报记者从老干局找到在世的南下干部邢连兴、马金琢、栾宗友、方俭等人。听说还有这么多同事健在,吕盈泉本想前往这些老干部家中拜访,但由于天气寒冷,这一计划不得不取消。

“待来年天气回暖后,我一定再到株洲来,与他们说说话,跟解放街的老街坊聊聊天。”老人说。

 

相关新闻

我市明年拟启动南下干部课题研究

本报讯(记者成姣兰)仇民主说,3年前,他提议对株洲南下干部进行研究,通过征文和走访的形式,收集现存南下干部及南下干部子女回忆的方式,再现株洲建国初期的历史和南下干部在株的历程。这一提议,目前已在政协备案。明年,我市将会启动南下干部课题研究。

文章来源:http://www.zhuzhouwang.com/2014/1211/298167.s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