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印页面

首页 > 新闻出彩株洲人 护工姜友良:把每个病人当亲人

护工姜友良:把每个病人当亲人

◆株洲晚报记者 周靖 实习生 周思远

在株洲市中心医院的住院楼,一天24小时,不管什么时候去都能找到姜友良。

姜友良不是医生护士,但对医院的功能分区比有些医生护士更清楚,去哪里抽血化验,去哪里做CT,哪里拿报告结果,她全都了然于心;她不是医院职工,但比医院任何职工守在医院的时间都长,一年有300多天都守在病房内;她不是病人的家属,却担负着照料病人生活起居的职责,甚至比家属还尽职尽责。

她是24小时陪护工,是活跃在中心医院的上百个陪护工中的一员。

“24小时待命”

8月5日下午,记者在市中心医院住院楼10楼见到姜友良时,她正在走廊尽头,双手撑在栏杆上,做着类似于俯卧撑的运动,眼睛则望向马路对面的湘江风光带,看着来来往往散步的人们。

这是姜友良的片刻休息时间。

她的工作,需要24小时陪在病人身边,没有时间下楼,所以忙里偷闲在走廊上伸伸懒腰,随意活动一下,已经成为她锻炼身体的唯一方式。

活动了不到10分钟,因为惦记着正吊水的病人可能需要上厕所,姜友良转身快步走回了病房。17床张奶奶,因为胆结石入院,子女都要上班无人照顾,在10天前请了姜友良来陪护。

“娭毑,你要上厕所不?”姜友良一进门便询问张奶奶,老人摆摆手表示不需要,姜友良走近床边,把滑落了一角的被子往上拖,盖住老人的胸口,然后掖了掖被角,顺势抬头检查了一下挂在床边的输液瓶,发现一切正常后,她从床底抽了张凳子出来,在床边坐下来,和老人有说有笑地聊了起来。

大部分的时间里,姜友良都是这样的状态,守在病人身边,照顾饮食、生活起居,盯着输液瓶、监护仪,记着要抽血、验血糖这些常规检查的时间,还充当着家人的角色,陪聊天,开导情绪不好的病人……护工们的生活都是以病人为中心,没有自己的生活,离姜友良一路之隔的风光带,她都去得极少,除非是推着病人散步,“风景好,路也漂亮,但自己没时间去。”

护工们都是很耐得住寂寞的人。“我们一天24小时待命,一年300多天都呆在病房里,哪都不能去,爱玩的人怎么干得了?”姜友良说,所以年轻人干这一行的少,有20多岁的年轻人,干不了几天就走了,现在姜友良认识的护工中,最年轻的都将近40岁了。

“女人当男人用”

早上6点不到,天刚亮,病房里开始有清洁工进进出出打扫卫生,姜友良总是在这个时候起床,她一边打着哈欠,一边把被子叠起来塞进柜子,行军床折叠好靠在墙边。张奶奶还没醒来,姜友良赶紧端着盆子走进卫生间,关上门在里面洗漱起来,不到5分钟,姜友良便精神抖擞地走出来,小声说:“一天的工作开始了。”她打上一盆热水端到床边,为张奶奶挤好牙膏,把口杯在床头柜摆好,就等着张奶奶醒来。张奶奶身体状况比较好,不少事情都能亲力亲为,这让姜友良感觉比较轻松。

更多的时候,姜友良照顾的病人病情都比较重,需要她投入百分之两百的精力,“女人当男人用”才能应付护工这份工作。

2005年刚入这一行时,她的主顾就是一名中风瘫痪患者。每天早上,她要给病人翻身,然后放上尿壶,帮助病人排尿,等病人排完后用热毛巾给病人擦身体,换上干净衣服,之后才开始给病人洗漱,“通常都要花上一两个小时。”姜友良说,待这些事情做完病人吃早饭时经常已经7点多了,有时候病人需要做检查,自己便会拿着申请单到检查科室排队,等申请单排上号,再返回住院部,将病人抱上轮椅,推着下楼去检查,“一两个检查很容易应付,有时候做上4、5个检查,一上午时间都不够花了。”

记者好奇已经51岁、体重只有90斤的姜友良怎么把一百多斤重的病人抱上轮椅,姜友良比划着告诉记者,先把病人挪到床边,搂住脖子扶着病人坐起来,然后用两腿夹住病人的膝盖固定住防止病人滑下床,一手抱腰,一手提着病人的裤头,再用力抱起放在轮椅上,就这样,姜友良轻车熟路地把记者抱上了轮椅,“从来没有失误过。”她骄傲地说。

下午一般不需要做检查,姜友良会相对轻松,通常是陪在病人床边聊聊天,伺候病人大小便,观察吊水的情况,每隔两个小时为瘫痪病人翻身,有问题就呼叫护士。

姜友良总是很期待好天气,因为天气好的时候,如果病人身体允许,姜友良就可以用轮椅推着病人下楼去风光带上走一走,“也当是给自己放风”。

“把病人当亲人”

对于张奶奶而言,在医院的这段时间,姜友良更像是自己的亲人。“我们几兄妹都没时间来照顾,全靠姜阿姨了。”张奶奶的女儿告诉记者,姜友良做事细心,性情温和,几兄妹对她都很放心。

而在姜友良看来,把病人当亲人一样的照看,自己在心理上更容易接受这份工作。“刚开始照顾男病人确实有点不习惯。”姜友良说,那时候为男病人擦身体换衣服自己有点难为情,后来就把病床上的老人当做自己的父亲,心理上这一关很快就过去了。

“我发现,只要把病人当亲人,什么事情都好解决了。”姜友良笑着说,有次,有个病人刚做完手术,身上插满了管子,有时候不舒服就会去扯这些管子,她只好用粗布条把病人的手分别绑在床边,病人发现后,对她大发脾气:“你们欺负我,我要投诉你们限制我的人身自由。”她也不恼,笑着给病人做工作,慢慢地,病人也就安静下来了。姜友良说这样的病人并不少见,自己曾经照顾过一个爱发脾气的女病人,一点小事,就会唠叨责怪,“但只要跟她讲道理,把她当小孩哄哄就好了。”

姜友良曾经照顾过一位患尿毒症的老人两年,直到老人去世。为了方便看病,两人租住在医院附近,每天,姜友良推着老人往返于医院和出租房之间,对老人呵护备至,老太太心地善良,有好东西总是留给她吃,甚至要子女给她买衣服,两人常被不知情的人误以为是母女俩。“她去世的时候,很舍不得。”姜友良眨着眼睛,试图掩藏眼里亮晶晶的东西。

练成了“半个专家”

做这一行之前,姜友良是株洲县的一个农民,丈夫出门做木工活,自己则侍弄家里的田地,对医学常识完全不懂,9年的护工生涯,让姜友良学到了很多医学常识,病友笑称她已经成为“半个专家”了。

“比如,照顾尿毒症病人的饮食要特别细心。”姜友良说,这些病人的饮食一定要清淡,香蕉等这些含钾多的东西要少吃,西瓜要少吃,水要少喝,否则都会加重肾的负担,出现浮肿的现象,严重的甚至引起心脏衰竭。“病重病人要时刻盯着监护仪,血压等指标突然出现大的变动时,必须马上叫医生。”姜友良说,护工不仅仅要照顾病人的生活起居,医学常识也要学,以防万一。

对记者谈起自己的工作时,姜友良兴致高昂,但在村里没几个人知道她在医院做什么工作。姜友良特别怕在医院碰见熟人,远远看见的话就赶紧避开,实在躲不过了就打个招呼,别人问起她在医院干什么,她总是含糊其辞,说来见个朋友之类的,碰到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人,她总是回答说自己是在医院打扫卫生。在姜友良的心里,“给病人端屎端尿”的护工地位远远比不上一个清洁工,“怕别人说闲话的。”

尽管有心酸有误解,但140元一天的工资让姜友良对现在的工作很满意,“比在外面打工靠得住一些,至少不会有人拖欠工资。”姜友良说,还有一个理由让她一直坚持,那就是她看多了久病床前无孝子的凄凉,希望自己和工友们的存在能给病人一丝丝的温暖。

说起这些,乐观的姜友良望向窗外,眼里多了一丝丝忧伤。医院那边,是正在修建的江景房,姜友良看着房子从打地基开始,一层一层往上加,隔几天加一层,现在,房子都已经建到23层了。她自己的光阴,则随着慢慢长高的楼房,一天一天的流逝在病房里。

文章来源:http://www.zhuzhouwang.com/2014/0810/287324.shtml